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东海随笔小集(18)

 张千帆教授,是你没弄明白

  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千帆教授的《尊儒不必祭孔》(评十三学者的意见书)从头到尾问题重重,犯了不少“常识性错误”。为免误导,特简驳其开头一段。

   “中国几千年来一直没弄明白一个简单的区别:一种学说有价值甚至很伟大,是否意味着要通过国家的力量将其定为一尊,并强迫国民信奉之。话说到这个份上,当然就不言自明了。宪法第35条规定了言论自由,表明公民既有接受也有不接受特定思想的自由,国家不能强迫;宪法第36条规定了宗教信仰自由,隐含着政教分离的原则,国家不得帮助任何宗教或门派“发扬光大”。但是春节期间国家博物馆在其北门外立孔子像,引起了不少争议;近日十三名学者发表“联合声明:关于立孔子像的几点看法”,惹来了更大争议,这些都表明我们在潜意识里还是不明白这个道理。”

  首先,这段话混淆了一个事实。“通过国家的力量将其定为一尊,并强迫国民信奉之”的是马克思主义而不是儒家,国家博物馆在其北门外立孔子像一事,根本谈不上将儒家定为一尊。马家至今依然作为意识形态独尊于宪法,作为一级学科独尊于学校。张教授的批判和抗议应该先针对马家才是。

  其实,古今中外大多数国家都有一定的指导思想(即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秦国秦孝公以来是法家,太平天国是拜上帝教,但在中国古代这个 “角色”主要还是儒家扮演,直到被马家取而代之。

  儒家创派于孔子,但其思想却由尧舜禹夏商周传递而来。汉武帝以来,儒家的指导思想地位一方面得到加强,另一方面又受到法家一定的污染和专制主义越来越严重的歪曲。但无论如何,历史上儒家社会各方面的自由度,相对本土法家之国和西方基督之国,都是较高的。(当然,历史有其局限性,可以横向比较,不能用现代标准去衡量古代。)

  在“独尊儒术”的君主时代,包括儒道两家在内的各种学说在政治上都受到儒家相当的尊重焚书坑儒、“大革文化命”之类浩劫及宗教战争,只有在法家、马家和基督之国才能发生。

  西方中世纪是基督教独尊,直到政教分离以后由自由主义取代独尊地位,“通过国家的力量将其定为一尊”,不论左派右派哪一派上台,都得接受民主自由的基本原则,马克思主义政党也不例外。在西方,马克思主义可以有其政党,却没有意识形态地位(宪法地位)。

  尊儒,在尊仁义礼智信(五常道)等普适价值的同时,也要尊重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它们本来就是现代仁本主义题中应有之义,也早已为新儒家所认可和摄取。现代的国家如果真正尊儒,就必须以良制良法维护国民的各种权利和自由。

  另外,儒家强调体用不二、本末不二。形式不等于本质,但形式体现着本质,本质离不开形式。张教授的《尊儒不必祭孔》这个标题本身就有问题,把体与用、本与末割裂开了---这个话题就不展开了。2011-2-28东海儒者余樟法

  不仁不义,谓之不幸

  《论语》曰:古之学者为己。无论学什么,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成就自己的德、圆满自己的心。有句古话说: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无愧就是不亏。心是很容易亏的。

  亏了心,纵然荣华富贵,也是得不偿失,也是人生的失败者,不幸者。亏心到极致则丧心,为大不幸。东汉学者折象指出:“不仁而富,谓之不幸。” 富本来是好事,但不仁而富就不好了,轻则亏心,重则丧心。《后汉书方术列传》介绍折象事迹如下:

   “折像字伯式,广汉雒人也。其先张江者,封折侯,曾孙国为郁林太守,徙广汉,因封氏焉。国生像。国有赀财二亿,家僮八百人。像幼有仁心,不杀昆虫,不折萌牙。能通京氏易,好黄老言。及国卒,感多藏厚亡之义,乃散金帛资产,周施亲疏。或谏像曰:君三男两女,孙息盈前,当增益产业,何为坐自殚竭乎?像曰:昔斗子文有言:我乃逃祸,非避富也。吾门户殖财日久,盈满之咎,道家所忌。今世将衰,子又不才。不仁而富,谓之不幸。墙隙而高,其崩必疾也。智者闻之咸服焉。”(《后汉书-八十二上-术列传第七十二上》)

  这个折像算是个高干子弟,其先人因功被封为折候,其父折国做过郁林太守,身后遗下二亿(白银)家财。折像对《老子》《易经》颇有研究。他继承了父亲留下的巨额财产之后,广为发散,周济亲友和百姓。有人劝告他,他说:“盈满之咎,道家所忌。今世将衰,子又不才。不仁而富,谓之不幸。墙隙而高,其崩必疾。”这几句话富有哲理,是人生经验的结晶,值得当今富贵人家三复。

  折象提到的斗之文,是春秋楚国大夫。《国语》载:“楚成王每出子文之禄,必逃,王止而后复。人谓子文曰:人生求富而子逃之,何也?子文曰:夫从政者,以庇人也。人多旷者,而我取富,是勤人以自封也,死无日矣。我逃死,不逃富。”

  斗之文的话译为现代汉语就是:政治家的责任是庇佑民众。如今民众大多家室空旷,如我只顾自己致富,是劳役人民使自己富有,离死亡不远了。所以我是逃避死不是逃富。

  不仁而贵,同样不幸。孔子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不以其道得之” 的富贵是不义的。孔子又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仁与义相辅相成,不义即不仁。

  亏心必有灾,没有外灾,亦有心灾,丧心必病狂。古今中外,很多人毁于贫贱,更多的人毁于富贵。不仁不义者,贫贱不幸,富贵更不幸,更容易丧心病狂,也就更容易毁坏和毁灭。其实,即使侥幸不被发现不受惩罚,不仁不义都是不幸的,因为辜负了天命之性,从根本上辜负了宝贵的生命。

  当今中国不仁不义而富且贵者,仗财势权势以欺人者,滔滔者天下皆是,可耻复可忧。这是那些人形动物两脚兽的大不幸,更是中华民族的大不幸!  
2020年1月1日起新客户业务咨询微信:maoshanfashu。老客户请联系自己的客服专员。
好帖要顶,楼主的头像还是不错滴
牛啊,想不到的强帖
好人一个啊
强烈感谢楼主
在学习,继续学习。
返回列表